祁添。/严珺。

我永远爱鹿头和弗朗↓
坑很多欢迎互fo(醒醒没人fo你)
aph 松 神夏 凡尔赛 d5 全职 王者 yys 小英雄 鬼灯 刀男 gf 黑执事 夏目 凹凸 明侦 黑色幸存者 es ichu(想起来再补充)

西北风双向单箭头三十题

‣和@栗子_想当个现充 一起合作的三十题
‣cp为西北风,ooc有

‣弗朗西斯都写为弗朗

‣02依恋你的味道


虽已入秋,树梢的蝉鸣声却依然没有丝毫减弱,学生们忍受魔音贯耳,体味着汗流浃背的感觉,弗朗仿佛第一次感同身受。

弗朗真想找个凉爽的角落躲起来,假装自己并不存在,可是要找到一个伊万寻不来的地方实在是太困难了——伊万总能循着弗朗的“痕迹”顺藤摸瓜,像一只搜查犬那样精准地找到他。

现在,在洗手池旁边,那只巨型犬科动物正饶有兴致地盯着弗朗。

“啊——这简直就是地狱!”

弗朗这么嚎叫着向自己脸上泼了一捧凉水,金色的卷发在脑后简单地束了个小丸子,几颗细小的水滴沾在他额前的碎发上,被镜子中反射的阳光映出闪烁不停的光泽。

用手帕把脸上的水渍擦拭干净,弗朗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防晒乳,一边挤着一边嘟囔:“要不是你,我不仅不用遭受这地狱般的折磨在树上继续我愉悦的上午时光,还能节省一瓶防晒乳的钱…”

伊万双臂环胸,耸了耸肩,一边眉尾向上挑起,“弗朗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不进行锻炼骨头是会生锈的。”

弗朗气呼呼地瞪着镜子中的伊万,手上细细涂抹着凉稠的防晒乳,撇了撇嘴,“知道了知道了。不过话说回来,同样是在太阳下头暴晒,明明你没有涂防晒乳,为什么看起来还是雪白雪白的?”

伊万轻笑,“弗朗你知不知道有一种烦恼叫做怎么晒都晒不黑啊?”

镜子里的弗朗翻了个白眼,刚想调侃几句,却只觉得逆光的伊万瞧起来令人有些目眩,脚下略微踉跄,膝盖控制不住得一软,他猛地蹲了下来。

伊万脸色一变,蹲下身拉过弗朗双臂架在自己双肩,双手托住他的大腿,把弗朗背了起来,快步向医务室走去,“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你早上又没有吃东西。”

背上的弗朗哼哼唧唧,“我吃了!我吃了一块酥糖!”

“你快闭嘴吧,还酥糖呢,什么糖都比不上好好吃一顿饭。”伊万的鼻尖传来隐隐约约的薰衣草香,他知道那是弗朗一直爱用的洗发水的味道,仔细想想有好久没有闻到过这股味道了,不由得悄悄多吸几口。弗朗的碎发在伊万耳畔轻抚,令他的耳朵微微发烫,“一会儿到了医务室你可要好好听医嘱。”

弗朗脑子晕乎乎的,呼吸中夹杂着伊万衣领清爽的洗衣液的味道与熟悉的淡淡药味,厚实的后背令人感到安心,‘假如在这种地方睡觉应该也会很舒服’弗朗心里这么想着,口上敷衍,“嗯嗯嗯,好好好。”



‘你的味道,真令人感到安心呢。’


-TBC-
【我因为写文太烂被抓起来了´_>`】

【西北风】双向单箭头合作三十题系列

栗子写得好快…我吹爆啊我喜这种相处方式呜呜呜呜呜!我今天就写(咕咕咕)

栗子_想当个现充:

介绍:西皮向为西北风。
若有其他西皮相关会在文章前面标注出。
若有OOC请礼貌指出。


1.想要看更多的未来
“稍息。”
“立正。”
“向——右转!”
聒噪的高中部操场。
谙熟于心的军事口令。
弗朗西斯身子稍向旁倾,左肩靠在树干上,看向左手上的书本,目光从目录顶部扫视,右手手指刮入书页快速翻页。
视线停在书中对于不值得定律的解释,小声读出来——“认为一件事不值得做,就不会做好。管理者要让相关人员觉得一件事值得做,应该讲明其意义或道理。”
“如果去问教导主任军训一周的意义,会得到'为了锻炼学生体质'这种万金油回答来让你进行军训。对吧?”干净的声音从正下方传来。
“你把这届教导主任想得太和善了,他大概只会回答这是高中部的规定。”弗朗西斯合上大腿上的书,脚跟向后踢,保持一个较平稳的坐姿往下看,“能找到这,不愧是伊万。”
“这就是弗朗认为军训不值得,在开学第一天就翘掉它的理由吗?”伊万向前走几步,仰头望着坐在树上的弗朗西斯。
“比起做不值得的事情,我更愿意为之后值得我做的事做点准备。伊万会成为我的同伴吗?”弗朗西斯看向身着军装的伊万,学校用墨绿色衣料裁剪出的量身军装使这个人的肤色看起来更加冷白。
伊万右手扯下军帽,左手把额前刘海往上梳随即把帽子压在刘海上,大步走向弗朗坐在的树旁,“是的,我是你的同伴。”
弗朗西斯抬手伸向伊万,“那伊万记得怎么爬树吧,我们坐在这里不会有人注意到...等等?”
伊万双臂环住树干的一部分,双手紧抓着树干表皮,开始摇晃整棵树,抬头盯着弗朗西斯,“我虽然是你的同伴,但是我不会和你一起翘军训的。你是自己下来还是我摇你下来呢,弗朗?”
不断被摇晃的人下意识双手抓着树干,“在这种高度被摇下去会骨折的吧,就没有第三种选择吗?”
“第三种选择大概是你在树上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但年段统一休息时大概会有很多人会来围观这棵不断摇晃的树和树上的你吧。”伊万停下手上的动作,朝弗朗西斯微笑,“选一个吧?”
“...进退维谷了吗?我自己下去。”弗朗西斯把书丢到树下的灌木丛中,快速地抓着树干滑下。
伊万把灌木丛中的书递给弗朗西斯。
“谢谢你。我们等年段统一休息时再回去吧,现在过去超级——显眼的。”弗朗西斯接过书,抬头看向伊万。
“弗朗是想和伊万独处一会吗?“伊万点头默许后拽下头顶的帽子搁一旁顺势坐下。
“不是,我对刚才你说的同伴有点在意?你大概不读商科吧。”弗朗西斯坐到伊万身旁,看着眯眼享受树荫下温度的伊万。
“大部分人推崇去芜存菁。”两双颜色相似的眼睛相汇,“看之后自己是否适合商科咯?”
“或许是吧。”弗朗西斯转头看向高中部的主教学楼。
“你在开学分班考试中去普通班数学考了个9分。”伊万话题一转。
“我只做了选择,不过没想到监考员真的相信我是来考试的。”
“作为直升班的人,你这是在捉弄普通班那些人么?”伊万轻笑出声。
“没啊,我只是气一下改卷老师,随便填了几个选择题趴桌上睡着了。”
“嗯,这样的弗朗竟然思考之后自己的专业了?”
“过完假期,从初中部走到高中部,我想着——这样升高中考大学再进到同一家公司多好。”弗朗抬头看向军训的操场。
“一个公司的不同部门也不错呢。”伊万笑着接过话。
“是吧。”
“那你上高中后就认真一点吧。别像初中那样答完题在英语卷子反面涂鸦气改卷老师了。”伊万起身拍拍军裤上的灰。
“那下次我在数学卷子上画个伊万?”
“敬谢不敏。你还是去把这身校服换了吧。”
“噢,伊万。“弗朗西斯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我忘了我没带军训服,参加不了军训,要等明天。”
“行啊,那我和班主任说,开学帮搬书的名单中算你一个。“
-TBC-

准备和@栗子_想当个现充 一起狗文啦…[反正我没什么粉,开始丢人]
aph双向单箭头30题(西北风)
d5战争30题(园医)
心动栗子❤
没开始写不加tag

不好好上课.jpg

突然诈尸。


嗯,我不会画画,头发宛如海草

【汇总】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教程&科普&流程&经验谈

咩,催促栗酱@栗伏。 画画,赚钱,养我

加州澄野:

昕:



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







零、关于本站








一、制本经验谈




重视同人本质量从校对和排版做起




如何成为合志主催——关于企划、组稿和统筹




关于约稿,请不要把这个作为标准。




主催如何正确约稿【画手篇】




【攻略向】文/画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同人本周边及制作代理一条龙科普




【流程向】Easy副本如何出本/如何建立自己的社交网络




关于印刷的唠叨












二、排版部分




I.常识类




简单粗暴的同人本排版教程-Q&A版




一招鲜吃遍天下的排版layout




同人本排版中的常用字体测评




关于同人本排版的唠叨(20140808修订)




骑马钉本子的排版问题(据评论补充)




爱护排版的几点tip




II.软件类




Indesign同人本排版傻瓜教程(共六弹)




indesign中版面网格和标点挤压的使用(基础版)




indesign转曲教程-傻瓜修订版




Indesign中的几个功能:页面工具/复合字体/脚注/图层




【发布电子版的好方法】使用indesign直接导出flash文件












三、校对部分




校对要注意的标点符号用法




关于校对的二三事












四、制作类




周边制作常见错误的治疗与预防








六、Q&A




各种各样的问答








——




以后会在这里做主题更新。




推荐大家可以先看一看站内文章,及已有问答。




善用主页内搜索。








&&




吐槽下次整理删




成员A




做这个小站一年多,不知道有帮到大家多少,但是,但是啊——




你们私信/提问之前能不能先简单翻一翻归档啊!




有些问题真的随便一翻就能知道啊!




问什么“新人xx应该怎么做”,我们之前写的那些热度上千的新手教程都是干嘛用的啊!!!!!




我们公开回答提问只是为了混更新吗?!!!




最近重复的问题越来越多,成员们表示累觉不爱啊!!!




我们没拿您半分工资,不是您的私人顾问和家庭教师啊!!!








好吧,好吧,这事儿说到底,我明白的。




就好比说那些伸手问作者要文包的人,不管理由是“我好喜欢你”还是“我想收藏”还是“LFT界面丑”还是“我习惯看txt/word”还是“我只有周末才能上网”,说白了,就是懒嘛!




张口就问一些基础的重复的问题的人,不管理由是“我是新人”还是“我以前没关注过这个小站”还是“我是手机用户”,说白了就是懒得翻嘛!




我懂,我懂的。




本来这个小站也就是给懒人准备的。各种教程和经验,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掌握去写出来,好让大家能快速地了解,最终的目的,无非就是希望大家都做出漂漂亮亮的本子来。我既是作者,也是读者,希望自己以后买到的本子都是漂漂亮亮的——这就是我做小站的初心。




相比之下,我很愿意接受各方面的批评——你这个说错了,那个不专业。最好还能提供些更好的方案,一起来做科普。我自己出过很多错,也多赖一些好心的姑娘指出。




但每当我看到重复提问的时候就好烦躁……




好吧,其实买到坑爹本的时候更烦躁。一个摩羯座好不容易买到心仪的本子却被丑哭的时候,实在,太虐,太虐……




嗯,这样一想,我还是愿意继续把小站做下去的。




但是再遇到重复的提问,我可能,真的就不理睬或者只丢个链接了……








成员B:




如果你十万火急,明天下印,有个问题搞不定,如果我们正好在线我们还是很愿意帮助解决的。




我们也不是全职在这。最近大家忙的飞起预定好的专题都没有时间写,




(大部分用地址打发了的那个是我,基本用是/不是 回答问题的也是我)




希望大家能够加深交流(而不是伸手)









和栗酱的合绘qwq
第一次也是毕业前最后一次了哇爆哭
@栗伏。 
你快改完发给我呜呜呜呜我爱你

(tag是完整内容…嗯没错是社园

听着Poacher's Pride撸出来的

✦少年第一人称
✦鹿头延伸(快哭了…)
✦很多不通顺的地方不改了(心痛死了…)

我是个野孩子。

偷猎能给我带来刺激感,但是从很久之前开始,猎场就雇佣了一名巡守,他很好说话,只要对他撒撒娇就不会被惩罚,即使被他提着领子拎出来也不会受伤。既然他那么好欺负,我就叫上了几个朋友,一起去做一件“大事”。

与他“斗智斗勇”了那么多次,我也从栅栏外看到过他心爱的麋鹿,隐约听见他唤它“黑鼻子”,真是个蠢名字——这次我们准备与“黑鼻子”玩儿玩儿,看看这个善良巡守的底线在哪里——没有比这更刺激的事情了不是吗?

我们偷偷溜进猎场里,在隐蔽的地方放置了许多捕兽夹,等待着他心爱的麋鹿跳进为它精心准备的陷阱。

我们得手了,但是我们似乎低估了这头麋鹿的生存能力,由于某些预想中的误差,它流血而死了。

不过说到底它就是一头麋鹿而已,与我们平时的猎物没什么不同。我们像往常一样砍下它的头,剥下它的皮毛,把鹿肉装进麻袋里。

我们把它的头留在地上,这是我们留给巡守的“礼物”。

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了巡守的呼救——喔,我们可是有不少捕兽夹的,也许他也被当做猎物被咬住了——有趣。

我们嬉闹着跑了过去,巡守可怜兮兮地倒在地上,鲜血缓缓流淌,他面无血色。

我的同伴们想起他平日里赶走我们时的嘴脸,从腰间拔出了剥皮用的匕首,将他求饶用的舌头给割了下来。

啊,多么刺激的仪式!我需要让“黑鼻子”也来见证这一时刻!

我跑到“黑鼻子”的脑袋旁边,拎起它美丽的鹿角回到巡守那里。

他双目充血,仿佛快要气晕过去了,可是他能做什么呢,可怜的善良巡守,他现在还被捕兽夹紧紧咬住,嘴里的血也在汩汩流出,他已经狼狈不堪了,只能用沉默控诉我们这群“野孩子”、“入侵者”了。

我们将“黑鼻子”的脑袋掏空了,套在巡守的脑袋上,围着他嬉笑打闹——这个可怜的巡守,只能捶打着地面呜咽,这个没有舌头的家伙甚至连低泣都做不到。

善良巡守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而野孩子们的胡闹也随之结束了。

那之后我们再没有得到他的宽恕与遣返,再进去的人没有一个逃得出来。

——可怜的巡守,他到底变成了一副什么模样呢?